妄想溺死_

ss是永远的初心


偶尔诈尸

【sg】平行世界 [糖队1周年贺]

※bug多,考据党慎。自捏造有,妄想多。
※忘记了sg的剧情,人物ooc到宛如自设。
※文笔与幼儿园无差。

拙劣的文笔码个小短文。
糖队一周年快乐。
家的归属感吗?或许有,或许很贴近。

--------

  “宇宙会有无数个平行世界?”岡部问。

  “是有这个假设,休·埃弗雷特提出的。”红莉栖看着意外有点正经的岡部说。
  “平行宇宙是指多元宇宙中所包含的各个宇宙。多元宇宙是一个理论上的无限可能存在的宇宙集合,包括了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所有的空间、时间、物质、能量以及描述它们的物理法则和物理常数。”
  红莉栖补充道。

  “额……”岡部扯了扯嘴角,接不下话。

  红莉栖笑着看岡部一脸懵的表情,心情愉快了几分。

  “通俗说,可以理解成【在“这”没有完成的事,或许在“那”完成了】。”

  “那么说不定会有其它世界的我们?”

  “只是假设。 ”红莉栖低头抿了口茶。
  
  岡部大笑了起来。红莉栖被忽然犯病的人吓到。

  “哈哈哈哈哈……这么说我可能在别的世界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疯狂科学家了哈哈哈哈……”
 
  “哦?”红莉栖抬头眯起眼睛看了看岡部,“你现在不就自称是‘疯狂的科学家’吗。”

  “唔……”岡部的经典动作僵住了。红莉栖好笑的看着岡部。
  “助手!!区区助手!”
   岡部承认自己找不到反驳的话。

   “其实平行世界的理论,和世界线有点相似。”岡部停了下来,淡淡的说。
  他绕着lab走了一圈,停在了红莉栖面前。
  “就像,这个地方还有你一样。”
  他说。

  红莉栖惊讶的看着语气并不轻浮的岡部,惊讶与不明的话语和忽然出现的一丝悲伤。
 
  “我找了你。”他又笑了起来,扯了个猜不透的狂笑。
  
  “有的世界线上,你的轨迹会在那一天停止。” 他转过身。“有的世界线上,你还在,所有人都是。”

  “这就是好的结局(happy end)。”

  红莉栖看着穿着不正经白大褂男人的背影,莫名苦涩。
  「搞什么啊,忽然文艺的样子。」
 
  “我做到了啊。”他张开两臂做了个夸张的动作。
  “好好,中二乙 。”红莉栖笑笑。

  “你说……”
  
   “什么?”

   “我们如果只是一个故事会怎么样。”
 
   “嗯?”
 
   “平行宇宙论啊……”岡部拉开冰箱。
  
   “假设。”红莉栖喝下纸杯里最后的一点茶,看着留下的水珠反射着自己的影子。
 
   “比如,有人因为我们组建一个【lab】啊,然后每个人就是labman多少多少啊。”
  他拧开刚刚拿出来的饮料。

  “没有人像你一样中二!”

  胸针不理睬红莉栖给予自己幻想的嘲讽。
 
  “太肤浅了啊助手……”他摇摇手指。
  “憧憬我凤凰院凶真的人还是很多的。”他自信的笑笑。

   不,是自负。

   “就像我们一样,哪怕只是待在这样一个,并不豪华的小屋里。”
  他压低声音,好像怕楼下的布朗先生听到。

  是家的归属感。
  红莉栖点点头。

  “他们之间会有点摩擦,每天聊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回忆起来以前的事情。

  “就像我们一样,他们会情绪低落,然后每个人会去做那个人最大的后盾。”
  “他们会有个理想或想做的事情聚集在一起。”
 
  他又看了看红莉栖。
  “有一天,一个人会离开。”
  “而所有人会等待她回来。”
 

   红莉栖经常在美国。

  “他们好像不怎么正经。每天悠闲的不干正事。”
  「你也知道啊。」红莉栖想。
  “他们之间的羁绊啊,”胸针走向窗台。“像是我们一样。”
  “跨越多少世界线也不会改变。”

  “……”红莉栖抬起头,笑了笑。
 
  她是个不宜敞开心扉的人。她的童年不那么完美,她不曾想过。
  和那么一群人在一间普通的小屋里一起吵闹。就像普通的人一样。
  家的归属。
 
  “我明白的……”她站起来拍拍袍子,说到。
 
  “当然,憧憬我凤凰院凶真的可不止一个,哈哈哈哈!”
  他又大笑了起来。

  外面的几棵树已经长出了新绿,点缀着干枯的树干。
 

  今天是3月10号。

       Fin.

 
 
 
好久不写文了……微妙……?

对于糖队的一年,我只想说

“After all  this time?”(这么久还是吗)
“Always.”(一直都是)

出自hp7

  

 
 
 
 
 
 

评论(2)

热度(10)